您现在的位置: 吉林招生网 >> 新闻中心 >> EMBA >> EMBA资讯 >> 正文
“禁读令”后的EMBA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更新时间:2014-10-17
字体:   打印  关闭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雪白
----------------------------------------------------------------------------------

  中经摘要:

  ·EMBA是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专业学位的英文缩写,其目标是为企业培养务实的高层次经营管理人才。

  ·EMBA的招生与MBA及其他学历教育招生方式不同,以资格审查、面试和笔试三种方式结合进行,其中最重要的是资格审查。多数高校将“企事业单位、政府经济管理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列在报名条件内;还有高校将“汇聚政界商界优质资源”列在办学优势之内。一位清华EMBA早期学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有些领导来说MBA很难上,因为要全国统考,EMBA相对容易一些。”

  ·对企业家来说,读EMBA能为自己带来实际利益。李俊在上海交大读EMBA期间,一次班上一个江苏常州房地产商主动邀请全体同学到常州考察,有几个同学当场就跟他敲定了几笔生意。

  ·在一般公众眼中,EMBA培训从学员到学费都显得“高大上”。以2013年长江商学院EMBA春季班为例,学费达68.8万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费要56.8万元,清华大学EMBA学费56万元,北大光华EMBA学费53.8万元。

  EMBA招生,最重要的是资格审查。多数高校将“企事业单位、政府经济管理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列在报名条件里。

  “这两年有政府背景的学生会稍微少点,以前能有大概一半,现在大概百分之二三十。”

  “你进来之后要忘掉你的身份。我刚入学的时候,一个人找秘书代替来上课,结果被学校开除了。”

  再见了,EMBA,再见了,官员同学们。两个多月前,中央一纸“禁读令”,让官员参加EMBA之类的高收费培训项目面临重重困难。

  2014年7月31日,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组部、教育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该通知特别要求,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和各类名为学习提高、实为交友联谊的培训项目,已参加的要立即退出。

  中央号令一出,地方闻风而动。江苏省在8月开始拟定本省配套方案,9月份向全省传达。“这次江苏搞得很严,公务员在职学习的,无论是哪种,一律不报销。”江苏一位省直机关干部今年想读在职硕士,“原来可以报销,这次也报不了了。”

  各大EMBA班迅速受到波及。据媒体报道,一些知名的EMBA班,已出现领导干部退学。退学的包括政府官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不过,据一位某知名商学院学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退学的主要是一些刚刚报名的新学员,即将毕业的学员一般获准继续完成论文答辩。”

  几家欢乐几家愁。与收费高昂的北京、上海EMBA培训机构相比,一些省会城市的高校EMBA项目,因为本来就少官员加入,受禁令影响较小。西北某知名大学EMBA北京教育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禁读令’听说了,但目前没有退学的。”山东大学管理学院EMBA项目负责人则说:“山大这边主要是中小企业家为主,没有政府官员。以前有,但早毕业了。”

  一夜之间,官员就读EMBA成为举国上下关注的热点话题。官员为什么热衷于参加在职培训,他们跟商界精英们一起就读EMBA班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什么级别就混什么圈子”

  EMBA是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专业学位的英文缩写,其目标是为企业培养务实的高层次经营管理人才。

  在一般公众眼中,EMBA培训从学员到学费都显得“高大上”。以2013年长江商学院EMBA春季班为例,学费达68.8万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费要56.8万元,清华大学EMBA学费56万元,北大光华EMBA学费53.8万元。

  EMBA的招生与MBA及其他学历教育招生方式不同,以资格审查、面试和笔试三种方式结合进行,其中最重要的是资格审查。多数高校将“企事业单位、政府经济管理部门的高层管理人员”列在报名条件内;还有高校将“汇聚政界商界优质资源”列在办学优势之内。一位清华EMBA早期学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有些领导来说MBA很难上,因为要全国统考,EMBA相对容易一些。”

  本世纪初,EMBA教育进入中国,当时报名者以私营企业主居多。十年前,在上海从事股票业务工作的李俊(化名)读过上海交通大学的EMBA班。他记得全班二十多个同学没一个政府官员,主要是小老板和外企中高层管理者。不过,李俊明显感觉到了阶层,“班上只有一个国企子公司的CEO,他当了班长。”

  2009年读长江商学院MBA的杨宇轩(化名)也发现,“什么级别就混什么圈子”,“要读EMBA,至少自己有个公司,或者是大企业的CEO。”虽然他只是读了MBA,但已见识到圈子的重要性。他班上一半同学都是来自金融圈,毕业后,杨宇轩的第一份工作就来自同学的介绍。

  在外界一些人印象中,组饭局、K歌局、抢埋单,是EMBA同学下课后的常规节目。“我们同学之间课下互动挺多的,除了班级群,我们还有一个慈善群,一个创业群。”前《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从2012年开始就读中欧商学院EMBA,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有政府背景的人也会参与到群里,根据不同的主题会有不同的人发言。”

  对企业家来说,读EMBA能为自己带来实际利益。李俊在上海交大读EMBA期间,一次班上一个江苏常州房地产商主动邀请全体同学到常州考察,有几个同学当场就跟他敲定了几笔生意。

  虽然民营企业家在EMBA班居多数,但国企高管更受欢迎。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一位卸任的EMBA中心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到人大商学院就读的学员中,民营企业家比例80%以上,但他们跟一些国企有合作关系,“主要是体制对体制,国企也不给我们赞助。他们对骨干和后备干部进行筛选,符合单位需要的就派到我们这里来学习。”

  官员如何取得读EMBA资格,最近一位官员写给某家媒体的信或可说明一二:“一年前,经过组织推荐和笔试、面试之后,我开始了某商学院的EMBA课程。”这位官员在信中解释,笔试、面试并非如外界传言的走走形式,“相反非常严格,以至于备考几个月还专门上了辅导班的我,笔试三个小时下来对能否录取很没底气,面试时又因时间大大超过预期引起家人担心。”

  一些官员就读EMBA的费用,有的源自单位教育经费,有的商学院为官员减免学费,甚至有企业为官员埋单。上述西北某知名大学EMBA北京教育中心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官员们通常象征性地交一点。比如说10%的学费,当然我们要求要有一定级别。”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该校EMBA收费30万,是国内性价比比较高的,“对于官员,我们会报一个学费给他们,他们会直接汇到学校本部去,然后把汇款底单告诉我们就可以了。我们也不会再去很详细地了解你这个学费怎么来的。”

  EMBA学院大多重视校友联谊,往往会建立各自的校友会。“校友会举办活动能来三分之一左右,但官员参加较少。”上述清华EMBA早期学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校友会活动分两种,一是组织公益活动,如资助大学生;另一种是企业交流,“我们有个术语叫企业诊断,就是同学间互相帮助,谁的企业有困难就去看一看。”

  各大EMBA学院官网上,会对外展示往届EMBA校友的风采。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各学院网站上多以企业家故事为主,官员向来表现低调。某国际工商学院网站上,EMBA“学员素描”栏目本来有包括某直辖市市长、中南部某省长和中部某省省会城市市委书记三人的名字,今年9月份起这些名字已不再出现。

  “能够相互理解”

  到底哪些官员在读EMBA?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几家EMBA学院都没给出明确答案。

  复旦大学EMBA项目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政府官员只占2%-3%,“即使来自国企,也只是在关键岗位上发挥关键作用的一些人,领导来读的很少。”

  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官网上,给出的EMBA“学员构成”示意图显示,政府和事业单位的学员占据8%。然而,上述人大商学院EMBA中心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从2010年她接任以来,“几乎没有官员”。

  “我们反对把EMBA变成交友俱乐部。”上述人大EMBA项目卸任负责人说,人大EMBA对学分是有要求的,学分达不到就不能进入论文写作阶段。“读书期间,每天早上鼓励大家提前到课堂,交流各自经验,或者以一个学员的典型管理问题为题,展开讨论。”

  “这两年有政府背景的学生会稍微少点,以前能有大概一半,现在大概百分之二三十。”上述西北某知名大学EMBA北京教育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该校对学员的管理很严格,“平时官员都自己上课,达不到一定出勤率毕不了业”。

  罗昌平的班上总共有65个人,来自政府、国企和事业单位的人大概有十多个,央企高管比较多,“地方官员有一些,像一些地方的副市长”。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EMBA项目现在也没有官员学员,此次“禁读令”在一些从事EMBA教学的山大老师看来还是好事。山大管理学院EMBA项目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EMBA培训有个简单标准,就是必须植根于校园高等教育。

  一位山大老师就抱怨,“他们都喜欢去北京和上海读,同学在一起联系联系,将来好办事。山大EMBA在全国排名很靠后,学费低也招不起来。”

  “中欧商学院要求很严,用老师的话说就是,你进来之后要忘掉你的身份。我刚入学的时候,一个人找秘书代替来上课,结果被学校开除了。”罗昌平说。

  “清华EMBA一个班通常60人左右,官员占5%左右,三五个人。”上述清华EMBA早期学员感觉上EMBA还有帮助,“我也是正规学校毕业的,不存在求学历的问题,经过十几二十年工作,对这个有需求。”在他看来,现在经济是主战场,官员也是主抓经济工作,工商管理的专业会让他们提高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这个课还是有意义的。“EMBA本身是个正规的项目,不像社会想象的那样。”

  从2013年开始在中欧商学院读EMBA的公益人士邓飞认为,EMBA为企业、政府和社会组织提供了一个好的融合与交流平台,“能够相互理解,更加了解事情的多元和复杂”。有一次,邓飞到云南一个地方参加公益活动,当地一个副市长恰好是他中欧商学院的同学,“副市长比我们更加了解情况,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帮助当地农民卖土特产。这是一个融合扶助的过程”。

  “充分理解并坚决执行”

  官员读EMBA的问题,早有人关注。2014年初,民革广东省委的一份提案曾引发“官员该不该读EMBA”的争议。该提案认为,“官员就读EMBA可能助长‘官商勾结’的不正之风”。

  “多数官员读EMBA应该最看重的是同学资源和随之建立的生活工作圈子。”华东某省一位副局长也很想读EMBA:“我相信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如果学费能报销,傻子才不去读。”

  现实中,因为学费太高,EMBA对于基层干部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几位处级干部,都表示本单位没有领导干部读EMBA。“绝大多数人读的是省委党校的研究生。组织部发文,单位推荐,有入学考试,三年学制,学费每年6000元左右,单位全额报销。”上述华东某省的副局长十年前参加过一期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发现同学全是各级领导,只有他级别最低,“那年全班70人,毕业时少了4人,贪腐被抓了”。

  基层干部参加培训班的好处显而易见,最直接的莫过于跟领导混个脸熟。“比如一个干部获得提拔,最可怕的反对意见是领导突然说,这个干部我没印象。”上述华东某省副局长曾经参加过“一个决定个人前途命运的考试”,进入考场时,他突然发现台上的五个评委中,有两个竟然是党校的同班同学,他一下子就不紧张了。

  事实上,在中国各级党政机构和事业单位里,很多年轻公务员对在职学历培训都很有兴趣。读在职培训的公务员大多出于两种原因:一是为了在提拔时加分,学历在机关日常工作中看似无用,但遇到竞争上岗时,高学历会有更高加分,或者可成为领导力挺的一个优势;二是一些年轻公务员希望通过学历教育,为自己前途增加资本。

  但在上述长江商学院学员眼里:“对于官员来说,读EMBA确实能学到不少东西。”上述给媒体投书的读过EMBA的官员也觉得读EMBA对官员有益,“官员通过学习交流,可以在视野、知识、能力上得到提升,更好履行职责”。

  “‘禁读’决定体现了中央对前段时期官员参加各类培训混乱无序问题的高度重视和解决其间腐败问题的决心,我们充分理解并坚决执行。”这位官员认为,从长远看还应建立规范的跨界学习机制,“官员了解工商管理,企业家参与公共管理,是国家治理水平提高的必经之路”。

  人大EMBA项目一位授课老师对公众的非议很激动。“社会上因为个别现象来全盘评价EMBA,这是很荒唐的”。作为授课老师,他觉得绝大多数学员都是务正业的。“不能因为个别人而否定EMBA,不能否定老师在教学上的付出和学员在学业上的努力。”

  上述清华EMBA学员也认为:“官员学EMBA,首先要明确钱该由谁出。将来必须得有规定,什么人可以学,什么人不需要学,都透明就好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本网所提供的所有信息可能与实际情况有所出入,仅供参考。
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字体: 】【刷新】【打印】【返回顶部】【关闭
  • 上一篇新闻: 调查称2014年EMBA招生情况比往年差 官员和高管减少

  • 下一篇新闻: 没有了
  • 没有相关新闻
    吉林招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林招生网(含下属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林招生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或因在本网能力范围内未找到来源而无法注明来源和作者)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科研及方便广大考生学习和研究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